首页 > 新闻频道 > 国际新闻 > 正文

首都8万人上街游行 智利政府的让步为何不起作用?

作者:qq 发布时间:2019-11-14 08:42:38 点击数:

 原标题:骚乱持续、比索创出历史新低,智利政府的让步为何不起作用

  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公交系统票价上涨而引发的一系列抗议活动已持续近一个月,在造成至少20人死亡,以及万人被拘留后,11月10日,智利总统作出让步。

  智利内政部长贡萨洛·布鲁梅尔(Gonzalo Blumel)当日表示,智利总统、内阁成员及参与执政联盟的政党已同意,国会将领导并开展宪法的修改,以回应示威者的核心诉求。

  然而,民众的抗议活动并未因此平息。据智利24Horas电视台报道,当地时间11月12日,智利首都的示威者火烧宾馆和酒店,并袭击了阿根廷驻圣地亚哥大使馆。此外,圣地亚哥大学建筑工地和教堂也被纵火。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当日有8万人在智利首都参与了游行。此前一天,数百名教师在通往智利总统府的主干道阿拉米达(Alameda)大街上游行,呼吁全国性的罢工。

  “智利政府答应了修宪,但具体方式仍不得而知,也未见任何能帮助到那些最脆弱的人的改变。”智利人弗朗西斯卡在得知上述消息后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坦言,在她看来,修宪将耗时甚久,“我觉得政府只是想拖延时间而已。也许人们已经疲倦,但抗议活动还会持续下去。”

  弗朗西斯卡是一名40多岁的女性工程师,在政治选举中多投票给左翼政党,对近期的抗议示威活动持支持立场。

  无法平息的示威活动让智利的经济陷入窘境。12日智利比索已跌至历史低点,比10月中旬缩水10%以上。路透社12日报道称,该国的大规模示威活动毫无结束的征兆,有更多的行动在被组织起来。

  前总统和新自由主义之困

  据半岛电视台,要求重修宪法一直是智利近期抗议活动中示威者的主要诉求,他们希望能在宪法中加入保障政治权力、公民参与以及扩大社会福利的内容。他们认为,智利前总统皮诺切特建立的经济模式导致了智利目前的政治和社会不平等状况。皮诺切特被公认是一位右翼独裁者,于1973年至1990年统治智利。

  目前的智利宪法源于皮诺切特时代。根据《纽约时报》11日报道,依照这部宪法,智利政府在经济中发挥的作用极其有限。正是这部宪法,奠定了将智利的养老金、医疗保险与教育等公共事业私有化、纳入到市场驱动的经济模式的法律基础。

  在皮诺切特的军事独裁统治下,智利成为了不受约束的自由市场经济学的试验场。皮诺切特与美国前总统里根、英国前首相撒切尔一道被认为是“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代表性政治人物。这种经济模式强调自由市场的机制,支持私有化,反对国家干预与劳工运动。

  尽管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在智利遭遇了一定程度的挫败,智利的经济表现仍好于其他拉美国家。根据英国《金融时报》上月报道,在近期骚乱与抗议爆发前,智利总统皮涅拉在接受该媒体采访时仍将智利比喻为陷入停滞与危机的拉美中的“一片绿洲”,强调自己将竭尽所能不让智利“陷入民粹主义”,智利还计划举办攸关世界自由贸易状况的2019年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

  但就在10月31日,因骚乱与抗议迟迟不能平息,智利政府取消原定在该国举办的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与2019年度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这让只看到智利经济成功故事的局外人颇感意外,也将智利经济高速发展的表象下越发严重的社会不平等问题凸显出来。数十年来,智利的底层民众并未能享受经济“绿洲”所带来的福利。

  弗兰西斯卡对澎湃新闻说:“我们深知‘新自由主义’一词的涵义。总统皮涅拉是我国最主要的富豪之一,他代表大财团的利益,他当然不希望这个系统能有所改革。此前曾有过几届左翼政府,也未能改变皮诺切特留下的经济结构。我们的最低工资标准比贫困线还要低,国会议员的工资却是最低工资标准的30倍!”

  根据半岛电视台13日报道,智利目前的最低工资为386美元(约合人民币2709元)。而据美国广播公司(ABC)报道,智利国会议员享有拉美最高的工资,每月可获约1.9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3.3359万元)。

  除此之外,弗朗西斯卡与其姐妹均为上大学欠下了数以百万计的贷款,她为此已偿还了13年。弗朗西斯卡家中老人从政府获得的养老金也无法满足日常生活需要。根据2017年的一项调查研究,智利老年人每月可获养老金仅为290美元(约合人民币2035元),比最低工资标准还要低。智利老年人的自杀率在拉美也位居前列。

  英国《金融时报》评论称,皮诺切特当年的独裁统治瓦解了智利的社会安全网,使得越来越多的公民难以获得公共服务和福利。即使1990年智利恢复了民主制度,对社会财富再分配的要求慢慢再度浮现,但智利各政党将精力放在了彼此间的斗争上,新自由主义模式得到延续。

  “在过去的三十年中,智利的经济增长速度超过了(拉美)平均水平,贫困水平急剧下降,但不平等现象日益严重,导致智利的政商精英与人民之间出现了分歧……因为市场机制成为社会福利的主要来源,人们不得不自己承担教育、医保、养老金等费用……我认为智利需要更多的改变,需要更好的征税制度。”《经济学人》高级编辑迈克尔·里德(Michael Reid)10日告诉半岛电视台。

  “街头抗议中有一句口号深得我心——‘直到尊严成为习惯!’这说的是日常生活的尊严与体面,我们想要与生活的不确定性作斗争,让人民的生活更加安稳。”弗朗西斯卡对澎湃新闻强调。

  “直到尊严成为习惯”的口号来自墨西哥的原住民运动,于近期智利示威活动中广为流传。智利原住民马普切人面临种族歧视的问题,同样因新自由主义的经济结构难以获得足够的社会福利。在此次示威活动中,马普切人的旗帜与智利国旗一道被示威者所挥舞。

  民众希望参与新宪法制定

  根据报道,智利最近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该国民众对重修宪法的支持率已上升至87%,而现任总统皮涅拉的支持率已降至15%以下。

  看上去,智利政府承诺开展修宪工程,是继撤换多名内阁成员、推出扩大福利支出的社会支持计划后,对示威者诉求的又一次回应。

  但这一回应似乎来得太晚,也略显疲弱。据半岛电视台11日报道,尽管智利政府终于愿意改革皮诺切特时代制定的宪法,许多示威者仍感到自己被排除在修宪程序之外,甚至担心修宪被用来拖延任何实质意义上的改革。

  根据《纽约时报》11日报道,智利参议院议长海梅·金塔纳(Jaime Quintana)表示:“皮涅拉总统对危机的反应迟钝,但我认为他现在对新宪法持开放态度。”

  但反对派人士质疑称,示威者已经不信任现在的国会议员。有示威者称,修宪工程由国会领导,意味着政府仍未听取他们的意见。10日,“制宪会议仍未到来”一度成了智利的推特热门话题,示威者希望民众能更深入地参与到修宪工程。

  据《纽约时报》11日报道,在智利全国各地的公园、广场、甚至是人行道等公共空间,已出现许多自发的集会,供民众分析近日示威抗议活动中不满情绪的根源、确定问题的优先次序并讨论如何制定新的宪法。

  自10月中旬运动爆发以来,已有超过15000次这样的集会被召开,由近130个劳工、专业和社会组织组成的联盟“社群单位”(Unidad Social)将集会上的意见整理起来,汇总出了一套连贯、统一的修宪诉求。

  在参与抗议示威的民众看来,这种公民参与的修宪方式比由国会主导的方式更受认可,但政府方面目前尚未就民众参与的修宪意见作出表态。在10日发表了修宪声明后,布鲁梅尔说,新宪法将由“一个宪法代表大会”起草,然后通过全民公投予以批准。

  当日,布鲁梅尔在接受Canal 13电视采访时进一步补充说,“作为政府,我们将在未来几天内提交有关宪法变更机制的提案。”但布鲁梅尔没有提供有关宪法制定的更多细节。

  《纽约时报》在次日的报道中指出,智利国会正在修改法律,以“缓解不平等状况、降低生活成本并加强民主”。修改内容包括将每周工时从44小时减少到40小时、提高对价值超过100万美元的物业所征收的房地产税、降低药品价格等。除此之外,国会议员本周计划讨论修法,以降低身为议员的薪水。

  持续骚乱中看不清未来方向

  除了抗议者,金融市场同样没能对智利政府的修宪表态“买账”。12日,智利比索跌至历史新低,打破了2002年10月创下的纪录,该国股市也作出了负面回应。

  根据路透社12日报道,智利财政部长伊格纳西奥·布里昂斯(Ignacio Briones)警告,持续数周的罢工、游行以及破坏行动已对智利经济以及公交系统造成重创。据他估计,智利经济为此损失了30亿美元。

  《环球时报》援引媒体《柜台报》称,众多示威者7日聚集到位于普罗维登西亚区大圣地亚哥塔楼下的购物中心外示威。大圣地亚哥塔是智利最高建筑,也是智利繁荣的象征。普罗维登西亚区官员称,城市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暴力和破坏”。

  一位糕点销售商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她不会参与抗议活动。面对日益加剧的暴力与破坏活动厌恶地摇头的她说,“这些人只想一切都变成免费的,他们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尽管支持抗议者,但弗朗西斯科此前在接受采访时也为抗议带来的交通不便而焦急万分。她的宠物猫身患重病,却因交通瘫痪而难以寻找兽医的帮助。

  “智利的反对派政党也许愿意参与运动,却无法领导人民。而且我想,大多数政客都有腐败的问题。”弗朗西斯科表达了对政党政治的失望。

  拉丁美洲研究者、伦敦大学金匠学院的高级讲师杰弗里·韦伯(Jeffrey R。 Webber)也在近期一篇访谈中表示,各政党在这场抗议中均处于边缘地位,群众的反政党情绪也颇为浓烈,这让任何组织都难以起到领导和协调的作用。

  不仅如此,在前期的抗议与骚乱中,镇压示威者活动的军警被指控存在滥用权力与武力的现象。在10月19日,智利总统皮涅拉依照宪法宣布圣地亚哥进入紧急状态,军方当天宣布在圣地亚哥实施宵禁。智利16个大区中的15个大区先后部分或全部进入紧急状态。一直到10月28日,智利全国范围的紧急状态已才被解除。

  据一家独立人权机构数据,截至11月10日,自10月中旬以来,已有5名示威者被军人或警察杀害,另有1千人在与警察的冲突中受伤,更有2800多份关于警察殴打、威胁、强奸乃至于其他形式的性暴力的目击报告。根据路透社报道,智利的监察部门已就1089项关于军警滥用权力的指控展开调查。

  40多岁的弗朗西斯科童年亲历了皮诺切特的统治,政府宣布紧急状态的决定、军警在街道上的活动,均让她回忆起了约三十年前的军事独裁时代。而这,也是修宪成为示威活动的核心诉求的原因之一,依照智利现有宪法,总统有权轻易地发起紧急状态,动用军警镇压示威活动。

  然而,尽管支持民众寻求改变,但面向未来,弗朗西斯科仍不知一连串的动荡何时才能结束。“我为我的猫感到焦虑。”弗朗西斯科说,“我明白年轻人的诉求,我也希望事态能早点结束,但我并不知道那会是什么时候。”

热门图片
新闻投稿:juyetv7(a)qq.com
巨野县重点新闻网站 巨野唯一官方全媒体平台
巨野广播电视台主办 本网站内容未经许可禁止以任何形式进行修改、转载和二次上传。

© 2007-2015 巨野广电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36524号-1
关于我们 | 媒体合作 | 联系我们 | 举报中心